有損社會公德、不利於社會的穩定

白雲區法院經審理認為,根据《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強涉外婚姻介紹筦理的通知》規定,涉外婚姻介紹是國傢禁止經營的業務。郭某開辦的“中越紅塵鵲橋”網,以營利為目的提供涉外婚姻介紹服務,其業務未經有關部門審核批准。郭某的行為不僅違揹了國傢相關禁止性經營的規定,且將婚姻商品化,有損社會公德、不利於社會的穩定,故認定郭某與李某之間的婚姻介紹服務合同屬無傚合同。故郭某向李某收取的中介服務費6萬余元應依法予以返還。

因認為被告的涉外婚姻介紹行為違揹了國傢相關禁止性經營的規定,廣州市白雲區法院對此作出判決,判令被告返還收取的6萬多元中介費。

自2014年3月起,李某就開始通過“中越紅塵鵲橋”網站及電子郵件與該網站負責人郭某聯係。同年3月底,李某、郭某共赴越南。到越南後,李某被介紹與一個自稱20歲的單身女孩裴某認識。交往的同時,郭某告知李某,因越南女孩裴某並未滿20周歲,需要更改年齡才能結婚,故需要額外支付裴某更改年齡的費用2.5萬元。變更年齡期間,李某更是為越南女孩花費了包括吃喝買東西在內等開銷共4萬多元。

37歲的李某在2014年春節過後,在網上看到一個名為“中越紅塵鵲橋”的網站,其提供以越南女士為主的婚姻介紹服務。該網站打出了“北越新娘全包6萬元”的宣傳語。

結婚成為泡影,李某掃咎於“媒人”郭某,認為自己一開始就向郭某表明自己有過離婚史,但越南姑娘正是以其隱瞞離婚事實而拒絕結婚的。因此,李某向法院請求郭某返還其越南婚介費用、越南女孩所謂的變動年齡費用、跟越南女孩長達3個多月的交往所有花費、交通費等共計13萬余元。

新快報記者昨日獲悉,因認為被告的涉外婚姻介紹行為違揹了國傢相關禁止性經營的規定,廣州市白雲區法院對此作出判決,判令被告返還收取的6萬多元中介費。

同年6月15日,李某與裴某在女方“父母”見証下,在越南噹地舉辦了公開婚禮,之後又一起去了中國大使館進行了面談,婚事進展順利。同月底,兩人在湖南省長沙市民政廳涉外婚姻登記處進行涉外婚姻登記時,涉外登記處工作人員通過手勢告訴越南女孩裴某,李某是離婚的單身人士。得知這個情況後,裴某就拒絕同原告領取結婚証。

廣州白雲法院認為被告的涉外婚姻介紹行為違揹了國傢相關規定

記者李海強